IT007 - 品质实惠生活 首页 IT数码 产业 查看内容

情绪是没有什么用的

2018-8-29 17:59| 发布者: 173号| 查看: 1106| 评论: 2|原作者: 173号

摘要: 年级越大,越明白一个道理:情绪是没有什么用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对这句话有更深刻的体会。 你如果说“自由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这样的话,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能够反驳,任何时候说,都似乎是无比正确的、毋庸置 ...

IMG_0990.JPG
年级越大,越明白一个道理:情绪是没有什么用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对这句话有更深刻的体会。

你如果说“自由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这样的话,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能够反驳,任何时候说,都似乎是无比正确的、毋庸置疑的,但是这种脱离了场景的大话,除了宣泄情绪之外,里面空无一物,你说的是什么样的自由?这个自由是否有边界?这个自由如果和其他自由冲突了怎么办?这个自由如果会伤害到其他自由怎么办?

你看,除了情绪之外,剩下的都是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很多人不管,他们只想宣泄和宣布立场。

这个例子,放在这几天的浙江温州乐清的赵女士乘坐滴滴顺风车受害案的事情中,也一样。非常的令人遗憾,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除了对赵女士和其家人表示遗憾和同情之外,对我们自己也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悲剧也非常的感同身受,我如此,网上的其他人也如此。

距离5月份才发生的空姐遇害案才三四个月,又发生这样的惨剧,所有人都出离的愤怒、谴责,其中最掷地有声的就是“安全是最低标准”这样的话语。这些谴责对不对,对。这些情绪是否是可以理解的,可以理解,但是,似乎没什么用。

我也认可安全是最低标准这句话,但是我们是否需要讨论:安全的尺度是什么才算?安全的最低值是多少?零容忍是不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个社会能承受的成本是多高?

是的,一切的解决方案都是有成本的,假设,我们全民都认可,要不顾任何成本,把网约车的安全系数做到100%,理论上是否可以做到?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实际上计算下来,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成本会高到整个社会都无法接受。

在网约车上安装实时同步的摄像头能解决问题吗?好像可以,但是流量费滴滴和司机肯定要转嫁到乘客头上,打一次网约车,20%的流量费,可以接受吗?如果有信号盲区什么办?运营商是否应该无死角任何地方都保证有信号,安全是最低标准啊,可以,成本呢?再转嫁。还有就是,安全问题和隐私权冲突,如何让渡?

在乘客的APP上安装一个一键报警的功能是否可以?好像也可以,乘客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按这个按钮?感觉不安全得情况下就按,还是司机有什么表现才按?是不是一按警方就马上出动?有那么多警力吗?如果没有,扩招警力大家支持吗?如果跟滴滴司机吵架了能不能按?如果有乘客每次都觉得滴滴司机对他有不轨之心,怎么办?

…………

复盘整个事件的过程,滴滴和对应的警方是不是都有责任和问题,大家都在议论,其中对滴滴的责难简直是山呼海啸,滴滴毫无疑问是有其管理和运营的责任的,那么滴滴应该怎么办?

我不是杠精,也不是想为了显示与众不同而哗众取宠,我认为滴滴应该承担他的责任,滴滴说三倍赔偿遇害者家属,大家说生命是无价的,是的,生命是无价的,我也同意,但是无价的生命和有价的解决方案,是无法两全的,悲剧已经发生了,我们可以说生命是无价的,但是赵女士的家人却需要用有价的方案去解决后事。

网友的情绪和媒体的批判恨不得让他马上倒闭,如果滴滴马上被政府关闭,作为其运营管理不力的惩罚,这样的处罚是否是能满足大家情绪的宣泄,或者是否能有助问题的解决?

请注意,我的出发点没有丝毫替滴滴洗地的意思,滴滴毫无疑问有管理和运营的种种不足,我想讨论的只是,情绪是没有什么用的,我们应该关注问题和解决问题本身,这样比宣泄情绪更有意义。

比如在数落滴滴的傲慢和不作为的文章里,我看到最多转发的文章里,有两个案列,一个是有个女乘客在打车的过程中头晕,怀疑被下药了,这样的场景太类似谍战电影了,但是生活中有如她描述那样不区分敌我的迷烟药物?我了解应该是没有,特别是同一个空间内的非接触式的迷药,这样案例是需要归类到滴滴管理不力的原罪中去吗?

还有一个案列就是打车人之后下车一段距离发现滴滴司机跟在后面的情况,我不是说不可能被跟踪啊,但是是否有其他的巧合的可能?我举个例子,我最要好的兄弟,跟人打麻将输了钱,他就说他回家去拿钱,回家的路上发现有两个人跟着他,轨迹一直跟他的路线重叠,他就认为是一起打牌的人担心他不给钱,跟着他,结果他回到麻将室所有人都在,没有人跟踪他,只是一个巧合,类似这样的巧合是否存在?

现在喜闻乐见的结果来了,那就是顺风车业务被无限期暂停整改了,很有可能一段时间之后恢复,也有可能被永久下线。但是这样的结果我却不是特别高兴,如果没有顺风车,相对廉价的出行方案是什么呢?回忆一下,三四年前的样子,对,满街的黑车。相对于黑车来说,网约车至少还有可追溯的特性,两次顺风车的悲剧,警方至少可以快速锁定嫌疑人,黑车的话恐怕难度就大很多了。

网上的评论里,如果把顺风车关闭了怎么办的讨论里,大部分人说的是,打专车,多少都有点何不食肉糜的意思。

最令人难以理解的其实是,不管是空姐遇害案,还是这次的乐清案,我认为只要是一个正常的有基本常识的滴滴司机,都会知道,作案之后被抓捕的可能性是100%,基本不存在逃逸的可能,为什么他们还要铤而走险呢?任何一个正常人换位思考都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他们还会去做呢?

我认为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他们的犯罪冲动发生的时候,会完全压制住他的理智和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这样的人在作案的时候,作为正常人的智商和情商是不存在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判断能力。这应该也是一种严重的自我认知失调症状。

如果要接受这一解释,那么另外一个令人悲伤甚至是不寒而栗的事实不管我们怎么想他就客观存在了:我们生活的世界里,隐藏着一些我们不知道是谁的疯子。这些疯子在某些时候完全会无视后果的进行犯罪。并且,他们再社会中是正态分布的。

这样的真相非常令人伤感和无力,似乎我们遇到这样的悲剧完全是概率问题,跟中六合彩一样的拼人品。是的,不管多么的小心翼翼,我们都无法完全100%避免遇到神经病和疯子,我们能做的就是最大程度的保持警惕以及随时做好对应的准备。事实上就是,在赵女士遇害的头一天,另外一个女孩也乘坐到了这个犯罪嫌疑人的车,但是她凭借自己的机智勇敢逃过一劫。

如其他人所说那样:对女性,舆论应该充分提醒她们独自出行的种种风险,而不应该误导或者暗示说:只要警方忠于职守,或者相关经营者足够努力,女性就可以像男性那样独自走南闯北想去哪去哪想怎么去就怎么去。女性天然的体力劣势和男性的暴力冲动,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抗议而消失。

另外一个解决方案,非常的刺耳和刺眼,那就是,虽然整个社会不能100%的规避这样的风险,但是我们作为个人是可以尽可能的减小这种风险,其中就包括前面那个非常刺耳的答案:比如坐专车。

专车也不是100%安全,至少概率上可能要比顺风车安全,这个时候,钱够用就行那么辛苦干什么和一定要努力赚更多钱两种理念再次PK。

另外就是,虽然现在民意激愤,但是根据最高院可以查询的数据,2016年,“出租车”为关键词的刑事案件里,司机作为被害人的有23份,司机作为被告的有71份,而“滴滴”作为关键词12份里只有4份与滴滴司机有关,并且滴滴司机作为罪犯出现的只有一个,是酒驾。网约车的数量大概有260-300万左右,数量上远远多于出租车,所以从概率上来说,网约车的安全性还是要比出租车高一些,所以,大家也别因噎废食。

最后说一次,情绪是没有用的,除了宣泄情绪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现在愤怒滴滴不作为的人跟愤怒节假日打不到车的人以及几年前抱怨出租车服务差舒适性差价格贵的是同一拨人。

在各种情绪的宣泄中,更有价值的显然是那些相对冷静的人,他们根据本次案件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讨论如何改进滴滴的客服体系和流程,讨论警方如何管理滴滴这样的跨区域超大型互联网公司,讨论如何在现有的技术手段和短期可以实现的办法里,对接一切成本可以接受的方案……这显然比单纯的骂更有意义。

虽然发生了这些令人感到无比悲伤的悲剧,但是我依然是相信技术,相信互联网的人,我认为,降低、减少犯罪率,降低我们的出行成本、提升我们的生活品质等,这些并不矛盾,并且技术和互联网在其中的价值依旧不可估量。我依然信仰互联网。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每次被点击增加您在本站积分:5经验值 10社区币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孤独的根号三 2018-8-30 09:32
提高滴滴司机门槛,像出租车司机一样,交几万押金,去培训上课

查看全部评论(2)

一周点击排行
    一周评论排行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