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首页 IT数码 钱岗专栏 查看内容

2020,含泪活着

173号 2020-1-4 19:02


9e92aec3282659560c13d755470ae4ad.jpg

今天我要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1989年,35岁的知青知青丁尚彪和妻子带着女儿回到上海,当时整个中国都处于动荡贫困之中,丁尚彪一家人在上海举步维艰,生活的非常艰难。


机缘巧合,丁尚彪花了5毛钱买了一份日语学校的留学资料,怎样给予家人更好的生活,思来想去的他萌发了出国留学的念头,留学的学费高达42万日元,这笔费用在当时是他们夫妇15年的工资,即便如此,他还是找遍了亲戚朋友,能借的人都借了个遍,凑足了留学的费用。


1989年6月,丁尚彪告别家人,飞往日本,开始自己的留学生涯,在飞机上的他满怀对未来人生的憧憬,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残酷真相。


他来到北海道的边陲小镇阿寒町,这里是一个极为偏僻荒凉的地方,压根没有人烟和商业,这个地方50年代曾经有煤矿,但是随着煤矿的倒闭,年轻人纷纷出去打工,政府希望开办学校吸引外国学子来增加本地活力,并且,不允许他们外出代工。这对于丁尚彪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不能一边留学一边打工的话,他借来的巨额负载怎么办?他家人还在等着他寄钱回去呢。


面对残酷的现实,他决定逃离这里,几天之后,他步行四个小时,在最后时分赶上了开往札幌的火车,火车开往1000多公里外的东京,然而,等待他的是更残酷的现实。


他的转校申请没有得到批准,反而失去了日本的签证,以及自由回国的机会,满怀希望的来到国外,却摆脱不了命运的玩笑,他有两个选择,回国,或者留在日本做黑户打工还债,当时在东京打工一天的收入,相当于丁尚彪在上海7个月的工资,他做了一个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决定:留在日本。同时,他决定要努力赚钱,把女儿丁琳送去国外留学,把自己未完成的人生梦想寄托给女儿。


35岁的丁尚彪在日本化名野村一夫,他语言不通,举目无亲,又是黑户,随时可能会被遣返,但是他依然坚持了下来,白天在工厂打工,晚上做厨师颠勺,闲下来再去做洗碗工,能赚钱的他都干,早上4、5点出发,下班时已是深夜。住最便宜的房子,洗澡只能用塑料布接点水。每天就是上班,干活,加班,寄钱。


这样的生活一干就是八年。


八年来他一次都没有回过家,因为回去他就不能再进日本了。八年来,一次都没有请过假,情愿工作,也不愿一个人。而在国内,他的妻子陈忻星带着女儿住在一个单间的小房子里,过的非常辛苦,但是也依然活得很坚强。家里最珍贵的是一盘录音带,那是女儿丁琳18岁的时候,远在东京的丁尚彪特定通过上海广播电台给女儿点的一首歌,这首歌是苏芮的《牵手》,母女俩每次一听就要泪流满面。


一家三口,纵有万千思绪,也无法可诉说。


1997年的夏天,女儿丁琳不负众望,考取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命运女神第一次冲这个家庭露出了微笑,但是从此这个家庭的三个成员就此天各一方,在日本打黑工的爸爸,在美国念书深造的女儿,在上海独自一人的妈妈。


从上海飞往纽约的航班需要在东京中转,丁琳有24小时的时间可以呆在东京跟爸爸相聚,时隔八年,这对父女第一次相聚,他们相约在一个叫日暮里的车站见面,见面时并没有电影里那样的煽情画面,父女甚至都有点拘谨,他们已经分别了太久。


爸爸带着女儿去他第一家打黑工的餐厅吃饭,骄傲的跟服务员介绍自己的女儿,告诉他们自己女儿要去美国读书了,离开时还是黄毛丫头,现在已经长成独自远行的少女,丁尚彪的眼里都是骄傲。


时间转瞬即逝,第二天一早他就坐上送女儿去机场的车,因为出入机场需要出示身份证件,丁尚彪只能提前一个站下车,父女俩没有拥抱的无声告别,千言万语只能化作无声的泪水。丁尚彪站在站台看着女儿的背影,紧紧的抿住嘴唇,直到电车启动,女儿丁琳才克制不住情绪放声痛哭,人世间的悲欢并不相通,电车上的人根本不能理解她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


东京一别,丁尚彪拒绝了女儿让他回国的想法,反而更努力的打工赚钱,每天三份工,眨眼间五年又过去了,高强度的工作让他衰老的很快,他的身体机能大不如前,他知道靠体力活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为了避免失业,他还挤出时间去学习,这些年里他相继拿下了5份专业技术资格证书,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与此同时,在国内独自生活的妻子陈忻星开始了申请赴美看望女儿的签证,第一次申请拒签,第二次申请拒签,每年只有两次申请资格,五年下来,她被拒签了11次,第12次的时候,她的申请通过了,这一次,她也在东京转机,他们有72小时。


他们有13年没有见面了。


2002年,还是在那个叫日暮里的小站,丁尚彪接到了陈忻星,一抬眼,恍如隔世,电车上他们始终注视着彼此,他们都不再年轻了,但是看着彼此,眼底依然满是爱意。丁尚彪带着陈忻星看樱花,去浅草寺祈福,去上野逛公园,一起品尝美食,一起看东京繁华的夜景,他开心如少年,她羞涩如少女。


三天时间再次转瞬即逝,还是那辆电车,还是那个提前下车的车站,丁尚彪默默的下了车,一如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两人分别时甚至没有任何的交谈,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直到电车启动,陈忻星的泪水才忍不住喷涌而出,一如五年前的女儿丁琳。


电车开出去很久,丁尚彪还一个人孤独的站在空荡荡的车站,他眼含热泪的说,这就是人的生离死别啊。


时间又过去了2年,时间到了2004年,丁尚彪一个人回到了北海道阿寒町,女儿丁琳快要博士毕业了,即将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丁尚彪觉得自己的人生使命完成了,于是决定回国,回国前他来到15年前逃出的小镇,15年过去了,阿寒町已经在行政级别上消失了,并入了隔壁市,他们当时留学的学校也早已倒闭,丁尚彪没有埋怨,心里只有感恩,他说,这是很高兴的人生。


第一次踏入成田机场的丁尚彪很快就被放行,海关人员看到滞留了15年的记录都惊了,关键是这15年来丁尚彪还一直纳税,飞机启动的时候,回想15年的颠沛流离,丁尚彪情难自已,红了眼眶,泪流满面。


故事到这里告了一个段落,这是一部纪录片的故事,叫《含泪活着》,是华人导演张丽玲拍的系列纪录片的最后一部,成片之后尘封多年,阴差阳错于2009年在日本的电影院上映,在当年的日本票房甚至超过了同年的商业大作《阿凡达》。


我这些年讲故事一样的写电影只写过两部,都是纪录片,上一部是5年前的《寻找小糖人》,2020年的第一篇文章,我思来想去,我决定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你。


纪录片里的丁尚彪是我认为传统中国男人最有代表性的画像,沉默寡言,敏行讷言,坚韧,责任。


纪录片虽然结束了,但是丁尚彪的人生还在继续,回国后的丁尚彪去了一家日企做翻译,然后把积蓄拿去上海买房,赶上了中国楼市发展的窗口期,几年后,女儿在美国结婚生子,丁尚彪又做了一个人生的重要决定,移民美国,去到美国之后,自学英语,然后出去工作,2012年还获得了纽约城市协会的优秀从业人员奖,整个酒店只有他一个人得奖。


业余时间,他还参加中文笔会,发表了很多文章,2019年,他的主要副业是撰写自己的回忆录,同时开始了周游世界的计划。


对于坎坷的命运,不为之感慨;对于非情的岁月,不为之怨恨;对于自己的人生,亦无怨无悔。2020年的非要送什么鸡汤的话,我希望你喝下这一碗。


我希望这个故事激励到你,就像它激励我那样。愿你在泥潭之中一样看到希望。


2020年,含泪活着。

    原作者: 173号
    分享到
    文章点评
    • yiqian95 2020-1-4 19:26
      我虽然不用含泪的活着,但我认真的读完了,正泪流满面
    • miyabi0457 2020-1-4 20:04
      好故事!泪流满面!我现在就是含泪活着!
    • jk007 2020-1-4 22:13
      看过,感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