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首页 IT数码 产业 查看内容

5G 用户数过亿,运营商想赚钱还 “任重道远”

IT007编辑02 2020-10-22 08:48

近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纷纷宣布已提前完成全年的 5G 建设目标。根据工信部的数据,目前我国已建成开通 5G 基站超过 60 万座,5G 终端连接数超过 1.5 亿。


在 5G 建设如火如荼的同时,也有专家指出,目前我国 5G 发展仍旧存在用户体验、商业闭环等方面的问题,引发广泛讨论。


从运营商的角度来看,距离 5G 套餐商用也近一年,5G 究竟为运营商贡献了多少收入



5G 建设再引争议 工信部定调适度超前


此前,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就在中国经济 50 人论坛研讨会上表示,5G 建设有些过度超前,现有 5G 技术很不成熟,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而且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


在近日的举行的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上,华为运营商 BG 总裁丁耘也提到了目前 5G 存在 “假、哑、差”的问题。当前中国的 5G 用户已经过亿,然而有很多用户买了 5G 套餐,但使用的却并不是 5G 手机;有 5G 手机的用户所在的区域可能没有 5G 的覆盖,整体来看,“机”、“网”、“套” 匹配度仍然不高。


这让国内的 5G 建设节奏再次引发讨论。


自 2019 年 6 月 5G 牌照发放以来,在新基建等相关政策的推动下,三大运营商纷纷加快了在 5G 建设上的步伐。根据财报披露,三家运营商企业今年在 5G 上的资本开支总和将超过 1800 亿元。


投资大、运营成本高、应用场景还不是十分明确,5G 建设进度是否过快?不仅是相关专家,甚至有些网友也开始心生疑虑。


一位正在使用 5G 套餐的用户向新浪科技表示,在一些应急场景下,5G 网络下载软件相比 4G 网络确实体验提升很大;但运营商宣传的在线视频观看体验,他并没有感受到。他通过手机网络观看在线视频的需求大多在地铁场景,但目前北京地铁的 5G 网络覆盖并不好。


近日,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指出,未来 3 年我国仍会处于 5G 发展的导入期,要坚持适度超前的建设节奏,努力形成 “以建促用”良好的 5G 发展模式。


何为导入期?也即是 5G 发展仍然处于初期阶段,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培育才能进入成长期,也即是需求爆发期。这意味着在工信部层面,总体的基调还是保持目前的 5G 建设节奏,等待 5G 应用的爆发和商业化落地。


工信部副部长刘烈宏也曾就 5G 的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5G 技术、产品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成熟,不能一蹴而就。5G 应用中 2C 业务的发展稳步推进,但 2B、2G 业务还处在发展初期,没有现成经验可循,需要时间来探索和实践,应客观、理性看待。


他强调,同时也应该综合看待 5G 建设和发展,5G 网络建设初期投资较大,但 5G 渗透性强,辐射带动面广,是促进数字化转型、培植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利器。


对于 5G 建设成本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指出,综合考虑宏站和密集微站的建设、运维等因素,5G 综合成本是 4G 的 4~5 倍,但运营收入将超过 4G 的 6 倍。可以认为,5G 的投资回报会比 4G 还好一些,或者至少是相当,不会出现投资无法回收的情况。


华为无线产品线副总裁甘斌此前曾在接受新浪科技等采访时表示,在 2C 方面,今年年底至明年初,可能会达到 15-20% 的渗透率,届时也会迎来 2C 的爆发点。“如果站在现在的角度看 5G,可能没那么大的需要;但站在未来的角度看,对通信技术的要求是无止境的。”甘斌说,通信技术的发展需要网络先行,网络有了能力,业务才会不断涌现。


5G 套餐商用近一年 运营商 C 端变现几何?


从经济社会的发展层面,长期来看,5G 建设的投资与回报无疑是平衡的。但如果从运营商自身的角度来说,情况可能会略微不同。


近几年,随着提速降费的后续影响、用户红利的消失,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剧,三大运营商们陷入了增量不增收的尴尬境地。而 5G 前期的投资建设成本高昂,短期内无法收回成本,对运营商的财务状况是不小的挑战。


2019 年 10 月 30 日,三大运营商联合宣布了 5G 套餐商用的消息。而今已近一年,运营商们依靠 5G 究竟赚没赚钱?


从中国移动来看,其今年第三季度的 5G 套餐用户数已达到 1.14 亿,而上半年这一数字为 7000 万;移动用户数从上半年的 9.47 亿略微下降至第三季度的 9.46 亿,这意味着目前其 5G 用户渗透率超过 12%。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移动平均每月每户收入(ARPU)从上半年的 50.3 元下降至 48.9 元,同比也下降了 2.6%,但降幅有所收窄。也即是,虽然中国移动的 5G 套餐用户快速增长,但目前来看还未贡献收入到让其 ARPU 止跌回升的程度。


这可能也与中国移动在发展 5G 套餐上的激进策略有关。此前就有用户反馈,自己是被升级为 5G 套餐;甚至还有用户表示,虽然自己升级了 5G 套餐,但手机还是 4G 手机。


不过从长期来看,将 4G 用户向 5G 迁移是个必然会经历的过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有着多种提升用户 ARPU 的方法。


一位中国移动 5G 套餐用户向新浪科技表示,自己实际上并不是有 5G 网络的需求才升级 5G 套餐。他解释称,原先自己使用的是中国移动每月 88 元的 4G 套餐,但同时还要另外办理中国联通的宽带服务。而现在,他直接升级了每月 158 元的中国移动 5G 套餐,不仅每月套餐内的手机流量从 20G 升级到 60G,中国移动还另外赠送了宽带服务。“这样下来,手机 + 宽带每个月的费用是差不多的,但手机流量却增加了很多。”他说。


如此下来,虽然该用户的每月费用并未增长,但对于中国移动来说,既让用户从 4G 升级了 5G,同时还从中国联通挖角了一名宽带用户,可谓一举两得。


从中国电信来看,今年上半年其 5G 套餐用户达到 3784 万户(8 月增长至 5714 万户),渗透率达 11%(8 月增长至超 16%)。虽然 5G 套餐用户总数与中国移动有差距,但在 5G 套餐用户的渗透率上却超过了中国移动。



此外,根据中国电信半年报公布的数据,其 5G 套餐用户 ARPU 为 80.6 元,用户 4G 升 5G 的 ARPU 约有 10% 的提升;从上半年中国电信的移动 ARPU 来看,为 44.4 元,较 2019 年下半年有所提升,扭转以往跌势,这也意味着 5G 的价值提升初步得以显现。


至于中国联通,其在 5G 套餐的推广上相对谨慎,截至今年第三季度,中国联通仍未公布在 5G 套餐用户上的数据。


整体而言,中国联通采取了牺牲用户规模增长来换取利润的策略。这也表现在了今年以来的财务数据上,从净利润的增长幅度而言,中国联通在三家运营商中保持领先。另外,中国联通今年前三季度移动出账用户 ARPU 同比增长 2.6% 至 41.6 元。


B 端商业化前景广阔 但落地刚刚开始


三大运营商在推进 4G 用户升级 5G 的同时,也在大力尝试 5G 在行业端的商业化落地。


中国联通就认为,从中长期来看,5G 政企应用收入增长空间巨大。从其半年报公布的数据来看,中国联通在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医疗健康、交通物流、新媒体、能源、矿山等领域打造多个 5G 灯塔项目。上半年已成功拓展 162 家 5G 灯塔客户,完成 92 个商业合同签订和 70 个示范项目。


中国移动副总经理赵大春日前表示,中国移动持续推进 5G 发展加快 5G 融入千行百业,已经打造完成了 100 个涉及各行业的 5G 行业应用的标杆,在 15 个细分领域已经具备了 5G 垂直行业应用大规模推广商用的能力,比如 5G 车路协同,5G + 高端制造业,5G + 智慧物流等。


赵大春透露,在 15 个细分领域,中国移动 5G 的商用案例已经达到 2000 个,签约金额多达几十亿。


中国电信方面,根据其半年报公布的数据,行业标杆项目超过 1100 家,覆盖 8 大领域,累积了 300 多个应用场景。


但从目前 5G 在 B 端的落地来看,商业化才刚刚开始。


华为运营商 BG 总裁丁耘认为,面向千行百业,运营商要对行业有深入认识,不同行业对 5G 的具体需求是不同的。因此,发展 5G 行业应用,需要明确能力边界,夯实服务千行百业的能力底座,落地可复制的商业模式,积极推动生态建设,特别是应用生态的发展。


就商业模式而言,今年 7 月,中国移动发布了 5G 专网产品、技术、运营三大体系,其中推出 5G 专网 “优享、专享、尊享”三种模式;今年 8 月,中国联通也发布了三款 5G 专网产品和两大 5G 专线产品。这对于 5G 在垂直行业的落地,具有极大的积极意义。


当然,5G 在 B 端的商业化将比 C 端更加复杂。B 端用户的需求更加碎片化和定制化,同时运营商在 B 端上的服务能力和经验也有待进一步提升;更重要的是,这并不是只靠运营商的力量就能完成的,需要整个行业共同构建完整的生态和商业闭环。


6G 研发已经启动 5G 经验将是重要基础



从当前 5G 建设适度超前的节奏,以及运营商在 C 端和 B 端的商业化进程来看,投入和产出无疑还未实现正循环。


但一位通信行业人士指出,如果从国内通信产业当前的发展状况来看,这样的适度超前节奏是有必要的。一方面中国经历了 2G 落后、3G 追赶、4G 同步的阶段,终于在 5G 时代稍微有所领先;另一方面,5G 的发展经验也将为 6G 的研发和建设提供基础,6G 需要解决 5G 面临的痛点。


“虽然外界认为中国 5G 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实际上,中国在毫米波等技术上是有所落后的。”他说。


今年 2 月,国际电联宣布启动 6G 研究工作;而 2019 年 11 月,我国就先行启动了 6G 技术研发工作。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段晓东近日在谈及 6G 研究时表示,按照移动通讯网络建设一代预研一代的规律,3GPP 预计会在 2025 年着手制定 6G 的相关标准,但 2025 年距今只有 5 年,创新周期是很短的。“很多人说呼吁完了 5G 又开始呼吁 6G 了,真的不早,时间窗口非常紧。”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也在一次 6G 研讨会上指出,中国 5G 引领之后,对于 6G 的期望是卓越。她认为,未来两到三年内,将是 6G 愿景与需求定义、6G 端到端潜在使能技术研究的窗口期。


“期望我国在 6G 上能有基于理论突破的原始创新,产业上不再受短板困扰,应用上从融入千行百业到让信息基础设施与社会共生长。”黄宇红说道。


毫无疑问,中国要在 6G 研究和建设上继续保持领先,5G 上的先行探索和经验无疑是重要的一步。

    原作者: 张俊 来自: 新浪科技
    分享到
    文章点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