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007 - 品质实惠生活 首页 IT数码 产业 查看内容

十一年前让无数人功败垂成的“颐高事变”台前幕后

2018-6-18 16:11| 发布者: 173号| 查看: 13206| 评论: 14|原作者: 173号

摘要: 题图摄于2007年4月颐高数码开业前夕,当时谁也想不到画面中的元素不久以后将会以何种角色登场。 1 有一个规律,中国绝大部分省会级市场的IT产品集散地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大学的旁边。电脑市场成型之初中国还不 ...
002.jpg

题图摄于2007年4月颐高数码开业前夕,当时谁也想不到画面中的元素不久以后将会以何种角色登场。

1

有一个规律,中国绝大部分省会级市场的IT产品集散地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大学的旁边。电脑市场成型之初中国还不流行“大学城”这种概念,但是几所大学扎堆还是比较普遍的情况。中关村旁边就是清华北大人大等大学,山东的山大路旁边就是山东大学,杭州文三路旁边也是浙江大学等,武汉的广埠屯旁边武汉大学武汉师范大学等,成都的一环路南二段附近也是川大等………昆明更不用说,云大、师大、昆工、民大等都在半径一公里范围内。

这种规律的形成基本都不是偶然的,跟IT产业早期比较依赖校园市场有关,一方面第一批潜在买方也就是大学生用户很集中,第二就是从业者也很集中,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就直接加入附近的IT市场的企业了,还有可能就是很早期的时候国家对私营经济的支持政策不明确,校企结合的企业形态能够对冲早期创业者的经营风险等等。

后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城市化进程飞速发展,城市范围在不断扩大,很多省会城市都发展出了第二第三IT集散地,但是昆明因为人口规模和经济情况等等原因,自始至终就没有发展出除了园西路一二一商圈之外第二个IT商圈,中间很多全国连锁IT卖场都试图做过挣扎,比如2002年赛博在火车北站附近开了一个店,最后以失败告终。

最接近的可能是2007年颐高数码,在北京路延长线上开业,从前期的声势上可能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当然最后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有关颐高数码昆明店的失败,有一个非常戏剧化的过程,开业没有几天,颐高数码广场的三位股东意见不合吵了起来,撕逼最后的结果就是,开业不到一个月的昆明颐高数码广场易主了。三个股东,两个得到了一期的写字楼以及二期的全部开发权,另外一个得到了当时开业了的一期电脑城。得到电脑城所有权的就是云南IT从业者都耳熟能详的金利电脑。金利电脑不专精电脑城运营,他看中的只是这个物业的地产方面的能力,所以这个商场的结果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颐高数码当时也是全国有几十个店的大型连锁卖场,全国的IT业界也算很有名气,但是一个新市场里的新店,开业一个月不到就易主了,对于他们全国那么多店来看,恐怕也是第一次。

当时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我恰好经历了全过程,就让我们回到11年前我参与过的那些琐碎过程。

2

颐高数码2007年4月28日开业之后,因为我们也有活动在现场,我在昆明坚守到5月3日,从4月28日早晨6点被颐高的工作人员电话闹醒之后,我就见证了整个开业期间的几乎所有活动,有一掷千金的大送礼,有热闹非凡的劲歌辣舞,有排成长龙的送礼优惠,5月2日,在海逸酒店对面的小酒吧和当时颐高集团副总裁张岩聊到临晨1点多,第二天,我就放假休息了。

收假之后,直到5月10多号我才再次见到颐高负责企划的经理小林,当天我们一起吃饭,吃饭过程中她接了一个电话就中途匆忙走了,我感觉不妙,但是又说不出那里不对。

5月20日,我打电话给小林,我问她颐高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情?她在电脑那头沉默,然后跟我说:不管听到什么或者见到什么,现在是否都不要写出来?

我表示很为难:这是我的工作,我希望能聚焦市场的热点和焦点。我如果放弃那是我对工作的不认真。

小林说:如果看在朋友的份上呢?

我答应了她!

5月25日左右,我打电话给金利电脑的副总赵宏斌,我问他是不是金利在和颐高谈什么?他沉默了一下,承认了。他说具体事情还没有结论。也希望我等待结果出来之后再进行报道,但是他告诉我基本和我求证的结果一样:金利在和颐高谈购买颐高的商场部分。

5月底,市场上已经有一些版本在流传。

6月上旬,赵宏斌告诉我,事情已经有了进展。金利买了颐高1-4楼的商场部分。但是以多少金额购买,未来是否叫颐高等问题,并没有回答。后来我了解到,金利用颐高昆明店的股份置换到了商场的所有权。

因为颐高数码企划部负责人小林的努力,所有的媒体对此事一直保持缄默。或者大家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来报道这个新闻,几个星期前还敲锣打鼓大把撒币全城喜庆的卖场怎么热度都还没散就要易主了。

6月底,我到颐高见到了当时商管部的经理杨岩,比起开业的时候,他清闲了许多,有时间在办公室泡茶给我喝,喝茶的时候我问他:失落吗?他笑了笑,然后点头。过了一会,他跟我说:不只我,外面的兄弟们都很失落。

过去的大半年里,为了和佰腾数码广场昆明店抢开业时间,他们整个团队基本都在高强度的运作中,特别是佰腾数码广场在传统商圈内,拥有区位优势,而颐高数码在新的地方证明自己,打破昆明市场没有第二IT商圈的魔咒,种种压力可想而知。只是好不容易把开业热热闹闹的做了,也算开了一个好头,结果就当头一棒。

随后,他又展颜笑道:没关系嘛。所有的商业行为不都是为了资本服务的吗,更何况这不是一场战役,我们也没有输。

我问他会回总部吗?他说暂时不会,二期的商场还需要照看。结果没几天,我就收到他回到了广州的消息。

7月份,双方工作交接完毕之后,我见到了小林,虽然颐高商场和颐高营销中心离的只有几十米,但是小林似乎去的也很少了,很多消息都要从我这里才能了解,而她也清闲了许多,颐高开业的那几天,她的电话几乎无法打进去,4月28号那天我们一起吃中午饭,可能是因为熬通宵的缘故,她哑着嗓子说话,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饿的不行却怎么也吃不下去,只能喝点汤。

小林也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许多人找她,因为广告投放已经不归她这边负责了。原来热闹的营销中心大厅现在无比的安静。

在沉默了6月份整个月之后,颐高商场内部的商家有点慌了,他们听到了一些什么,但是却没有人去跟他们解释,一些商家甚至用不开业来表达抗议。在不开业的那几天,我在不少商家那里看到他们负责人接到了金利副总裁罗智慧的电话,罗智慧劝说他们去开业,作为云南IT市场的元老,也是金利的元老之一,罗智慧很德高望重,大家都很买她的面子,不少公司当天就过去开门营业。

罗智慧在接到负责颐高项目的具体事物之前,和赵宏斌为了金利茶市的装修和开业忙的不可开交,金利茶市开业前一段时间,茶市里到处有人装修,又脏又灰的地方总能见到她。我匆忙和她打个招呼,她也忙的顾不上搭理我。

找不到她,我就和赵宏斌聊天,赵宏斌认为操作一个商场的思路不管是颐高还是金利,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异,因为有很多地方是共通的。金利也只是和以往一样扮演一个股东的角色。操作还是由一个专业的团队在做。至于颐高未来的名字,他说还没有确定,但是肯定不会叫金利。

随后,金利召开了一个大众媒体的通风会,跟媒体大概讲了一下情况,也跟场内的商家表示,不管商场姓金还是姓颐,都会保证让大部分商家是获利的。然后7月份就开始了一批一批的宣传,从开始的无序宣传,发展到后来的每周一个主题活动的推广:1元的CPU,1元的硬盘,1元的内存,液晶显示器的特价等等。

赵宏斌说,现在金利是举全公司之力在推广卖场,每到周末园西路几乎连一个金利的大经理都找不到,全部放在颐高,这也说明了金利对颐高的重视。除了这些活动之外,金利许多的政策都会偏向颐高,比如颐高商场的商家跟金利拿货的价格会跟园西路的不一样,更加的优惠。比如金利的总部搬过来。

我和后来商场的商管部经理蒋爱聊天,蒋爱说:其实电脑公司做卖场金利不是头一家,前面有鹰龙做的新世纪电脑城,包括民院商场的苏小林也是园西电子广场里最早的商家之一。金利如果要在这个项目上获利,必须让商场内的商家获利,而不是让他们蒙受损失,商家内的商家要获利前提是让消费者获利,这个关系金利懂。任何的商业活动都是为了资本服务,而不是为了意气之争,更不是为了虚名。

我说:金利遭到的抵触似乎比其他两个电脑城要大的多。蒋爱认为商家的接受和改变需要时间。绝对不会一蹴而就。我看到商场内有一些商家已经在开业一段时间后撤出。但在和我聊天的过程中,也陆续有一些新的商家来签合同。蒋爱认为调整商家的结构是必然的,不是金利来做才会如此。最终肯定会有一些留下,有一些离开,有一些新加入。这才是一次完整的新陈代谢。

当天我走出商场,走到了几十米前的颐高营销中心,我进去看小林,小林跟我说:一期的写字楼和商场以及二期的写字楼和商场才形成了完整的颐高数码中心。商场和颐高数码中心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于公于私,大家都不会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看商场。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就知道了,不管金利是否尽力了,商场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现在也没有办法去假设如果没有股权纠纷,商场是否能成功运营。

3

世界上的任何事情,只要加上“时间”这一维度,角度立马就变得立体起来。颐高数码广场的股权纠葛和变更,在11年前是云南IT业界天大的事情,无数准备毕其功于一役的商家和厂家在这个项目里受到重创,比如前文写过的格林陈立峰,一句拿下接近20个店,对商场的重视,对自己未来的赌博,对增量市场的期望,对市场格局颠覆的渴望等,最终都化为乌有。

那么大的事件,我回忆起来,也只是短短几千字,太多人的故事,我都来不及记录就已经消失。太多人的命运也都由此而改变。比如前面我说的企划部的经理小林,从广州外派过来,经历了筹备的大战,分家的痛苦,最后竟然留在的昆明,跟我住在一个小区,我时不时还会碰到她,她也是非常有故事的人,有机会单独再写。

11年过去,除了那些在这个项目里受到重创的人,包括当时强大的看似永远不会失败的金利电脑,都已经退出这个行业好几年了。最近一年我跟一些年轻人聊天。说起金利电脑的时候,竟然已经有好几个表示完全没有听过,我突然意识到,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时间能改变一切,漂白一切。

最后,我想起电影《岁月神偷》里的话,用来结束:

在变幻的生命里,

岁月,

原来是最大的小偷。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每次被点击增加您在本站积分:5经验值 10社区币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d_rich 2018-6-18 17:07
现在有没有形成第二it商圈了
引用 manuny 2018-6-18 17:22
07年底去的圆西路,在过文浩等等几家公司,12年改行。当时叱咤风云的好几家公司都成传说了
引用 xia888379 2018-6-18 19:55
铁打的市场流水的商家
引用 apm46 2018-6-18 20:20
老字号的还有几家? 呵呵
引用 kmheji 2018-6-19 10:33
第一台电脑95年在圆通山后门对面那个转角处8000多元金利买的电脑,当时可以买套公房
引用 zmini 2018-6-19 12:55
总的看来,不可否认,“金利”也是很多从事电子产品的人向往发展的目标。我们虽不是专业编辑,但也可以把它的一些正能量的东西传递给大家。这才是有营养,值得看的帖子。对于刨坟炒冷饭的八卦事,看着都头疼。
引用 foexer 2018-6-23 21:44
非常值得看的云南本土IT历史,下次哪位老大可以写写桃源电子城的盗版光盘故事和园西路后面?
引用 帅哥张 2018-6-24 13:59
佰腾都快倒闭了,现在啥都是淘宝
引用 milkcsl 2018-6-24 22:52
有点意思。
引用 lingtao99 2018-6-26 18:59
本帖最后由 lingtao99 于 2018-6-26 20:58 编辑

我也是2001年买的电脑第一台电脑就是海尔品牌机价格是8790元还是等到第二天才拿到电脑,电脑才抱回家心里天天都是美滋滋的不吃饭都要多玩一会电脑,后来从第二台电脑开始都自己配的.当时品牌机如联想,海尔 ,方正,TCL,等等和楼主所说的个人电脑商家:金利,鹰龙,文浩,爱迪,格林,木易,派格.联创,地杰,思远,华震等还有些现在已记不得了,但是现在应该说很多之前的老字号商家都没有再做个人电脑的了大都已改行了早期做个人电脑的都挣到不少钱了改行不是难事,当时一台电脑的利润还是很可观的很多人都想到电脑公司上班活不多工资也高,后来电脑城里有些商家也就是早期在电脑城送送货,装装机跑业务成长起来的最后自己开店成商家.不得不承认早期要积累资本真的容易.最早应该是鹰龙有个新世纪电脑城,自从淘宝京东出来后昆明的电脑城就一个个的倒下了应该说全国都一样的.还有现在那个没有完工的开张的电脑城(不知道会又会改成什么卖场了)还是应了那句话铁打的市场流水的商家,现在在卖场买电脑还有多少商家敢拍拍胸膛说电脑有问题保1年还是2年?没办法现在生意不好做电脑有问题找不到商家了除了无耐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引用 lingtao99 2018-6-26 19:26
本帖最后由 lingtao99 于 2018-6-26 21:04 编辑

当时到金利第一件事就是看显示器中的极品CTX胧管显示器是否降价,到了鹰龙就问漫步者音响或是迪兰恒进显卡有无优惠价格.到了派格就问LG显示器有无优惠价格,到了文浩就问梦想家显示器或是技嘉主板有无优惠价格,到了联创就问创新声卡是否优惠价格,到了华震每次都要多看看垂谚已久的爱尔莎显卡 耕升显卡,美格显示器,到了思远都要看看旌宇显卡到现在我都是记忆犹新啊.
引用 kmjzr 2018-7-19 00:24
楼上暴露年龄了
引用 cxllovefyy 2018-8-1 17:28
我人生的第一台电脑,2008年国庆,在一二一大街和园西路交叉口那个数码城的金利店里配的组装机,比其他店里贵了几百块钱
引用 kmheihei 2018-8-8 02:31
对于现在的地产CBD炒作案例来说,颐高数码这个体量真的不算什么,而且他这个集中的业态必然死亡,因为随着手机市场的兴起,传统IT行业必然减弱,这个时候还投纯IT商圈确实脑子有问题,而且不要说什么商业是为资本服务,有这种想法的必死无疑!商业的本质是商品交换,服务的是顾客需求一味的强调资本资本而无视最终顾客需求,那么你再多的资本都必死无疑!这种案例多的要死,什么民院电脑城,莲花国际什么城完全扯淡,昆明就没有那么大的客户需求量,消费者不是傻逼,不是某些自以为是的销售策划人员所能引领的!所以放弃浮躁,回归本质,才能方得始终!

查看全部评论(14)

一周点击排行
    一周评论排行
      推广